My Gap Year


这篇日记的故事创建于2021年11月23日,就在几天前,刚刚彻底办完了休学的手续,也算是正式的开启了我的“消失的一年”。总觉得还是要记录些什么,想起我的blog也好久没有更新了,也没有很多人看,就写在这里吧。


又开始思考为什么面对gap year会这么沮丧,根本原因,被国内的教育制度或者说是教育观念PUA了。
前几天和Mikke(一个瑞典的语校同学)聊天,他告诉我在欧洲这是非常常见的,上大学之前没想好要学什么的时候,很多人都会选择一边打工一边寻找自己想要什么。他反问我如果之后我能在日本漫画出道,会有人因为我gap过/或者年龄“太大”而拒绝去看我的作品吗?想必这个荒唐的理由是不会存在的。
这两天和丸聊天也了解到日本的大学/专门学校有各种年龄层的学生,大家去学习是因为自己想要提升,或者恰好这段时间有这样的目标,总之出发点是个人情况。
反观国内,老师和家长乃至整个环境都在强调“什么年龄该做什么事”。该读书的年龄就要读书,还要一直读,停下来就是可耻的,就会被别人追上,效率最重要,要利用好所有零碎时间,等等…从小在这种环境下耳濡目染,所以只要稍作休息就会有罪恶感,逐渐的,考学变成了一个任务而不是自己的意志,需要给老师和家长一个交代。教育者洗脑我们,高考完一切都会有答案,但其实我们根本没有机会了解自己想要什么/这个专业合不合适。我坐标在一个高考工厂的省份,所以想必这种情况更加极端。而我从小学开始的每一次升学都阴差阳错的很顺利,因为享受了这种选拔制度的红利(且我从很小就学美术,一直通过美术成绩走重点中学的文化班),导致我对于这种教育方式是默许的状态。水涨船高,教育环境优良的原因,我接触到的人都很优秀和上进,我也从内心不想输给他们。我可能太在意“看起来优秀”这一点了,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说到这里想到之前和茶聊天她提到过的一个词“学历的连续性”。应届生的保护政策使得没有考研打算的毕业生尽全力找到合适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因为如果到第二年,就要失去应届身份,去和社会上的求职者竞争。这种规则使得人们更加追求“年轻有为”,往死里卷。
那么回到我为什么会沮丧—因为我的潜意识认为gap year就是原地踏步甚至退步,我中断了我的学业,是停滞不前的,国内的填鸭式教育方式使我的脑子已经不会放松了。通过这次变故,我得到了一个很长的假期,我应该学会休息,多尝试新东西,停止困在自己的逻辑里。或者思考一下自己接下来的研究方向,自己真的喜欢吗,是为了自己选的吗。保证健康和快乐的大前提下从个人的角度考量一下未来的事情,而不是做给谁看或者服务于谁,这是最重要的。
———— @冬眠猫头鹰